哦椰_吧唧一口小包子

Stucky~冬苏~❤~Love My Bucky~
霹雳:意琦行 绮罗生 赭墨

意绮值得,曾经的刀剑并行的岁月值得,太平写的这剧情不值得我流泪,坚决不哭🙄🙄🙄

魆妖纪漫漫补剧中!!!喜欢看俏俏嘴炮怼啊怼~❤❤❤😌😌😌

【意绮】Soulmate【灵魂伴侣AU】【主意绮+刀剑群像】


意绮七夕&六周年快乐!
我肥来填个坑ORZ
前文修改+更新
这回应该不会坑了_(:з」∠)_


充满私设,不正经文
设定:意琦行十六岁显示了灵魂伴侣的印记,却一直找不到伴侣。绮罗生过了十六岁生日还不曾有任何印记,大家觉得他们这一辈子都不可能有灵魂伴侣了。一留衣表示你们太天真。这对他俩来说根本不算什么→_→
前排感谢感动苦境好助攻:一留衣,天踦爵,月寒霜等好友。

【1】
战云界终年云雾缭绕,不辨全貌。
战云神宫深处,一个皮肤白皙,满头蓝发卷卷的团子扒住床上另外一人。床上的人不满的翻了个身,嘴里咕哝着:“御宇,别闹……”
绝代天骄不满身边的团子闹的正欢,腾的一下坐起身来。忽然感到左肩处有淡淡的灼烧感,不痛不痒,但是难以忽略。一把按住还在折腾着爬上爬下的御宇天骄。“说,你是不是又往我身上鬼画符了。”
“我没有!”
“那就是你又抓了什么奇奇怪怪的虫子放到我床上了。”
“我发誓,真的没有,我已经长大了,不会那么无聊了。”
“真的没有?那就怪了。还有,你才六岁,想长大,做梦吧。哈哈哈……”此时的绝代天骄,十六岁,还没有眼高于顶,傲立群雄的一身冷绝超然的先天气势,偶尔喜欢欺负一下小弟。

绝代天骄脱掉左边的衣袖,对着镜子,拧着身子去看左肩上一排淡红色的印记,像是文字,只是字迹模糊,难以辨别。御宇天骄颠颠的跑过来,好奇的凑过来,“这是什么呀,看起来跟鬼画符似的。”
“不知道,走,一起去问问阿姐。”
绝代天骄顺手撩回衣袖,拎着御宇天骄的衣领就去找他们的王姐。

穿过回廊,偏厅里,桌上摆满了丰盛的早餐。战云界的凤座——朝天骄,褪去一身繁复的战甲,素净的裙衫趁着秀丽的脸庞更加脱俗高雅。朝天骄身旁,是与战云界相邻的冰楼之主,冰王玄冥氏。
两人距离不远不近,言谈举止从容自在,相视一笑,眼中默契流转。

绝代天骄对两人行了一礼,拉着御宇天骄坐到了对面。
席间朝天骄和玄冥氏偶有交谈,绝代天骄却一直静默不语。御宇用抓过包子,泛着油光的小手推了推他,“你为什么不问阿姐啊,快问呀……”
“吃你的包子,不要多嘴。”
“阿姐!你知道绝代天骄身上……”绝代天骄用一个小笼包堵住了御宇后半段话。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朝天骄笑的温婉,看着两个天真可爱的弟弟。
“其实,确实有……”绝代天骄因为有玄冥氏在,有所顾忌,但是想到阿姐和对方交好,倒是显得自己多心了。

朝天骄听了他的描述,和玄冥氏对视一眼,笑的更开心了。

流传于世间的说法,互为灵魂伴侣的两个人,身上会有相同的印记,那印记是让两个人同时刻骨铭心的一句话。有些人身上留下了印记,但是终其一生也未必能寻到那个灵魂伴侣,有些人干脆连印记也不曾有过。

朝天骄与玄冥氏很幸运的,很小的时候,便同时显现灵魂伴侣的印记。

“所以,你们俩那句话是什么?”只见两个弟弟满脸好奇的看着自己,眼里是期待和紧张。能与自己灵魂牵绊之人,想必互相倾诉之语定是十分刻骨缠绵。

朝天骄面色微赧,却更像是尴尬。还是玄冥氏一脸温和的接过话,“咳,这个由我来回答吧。”
玄冥氏将当年两人相识之事娓娓道来。
那时两人不过十一二岁年纪,玄冥氏由长辈带来战云界做客。期间两个年纪相仿的孩子便玩到了一处。
不管是哪里,总会有那么几个仗势欺人的小混蛋。朝天骄自幼习武,一身英姿飒爽不输男儿。很快便解决了几人,拉过旁边还在怔楞的玄冥氏,“你不用怕,我会保护你,从此以后我便当多了一个妹妹。”
“……”
“……噗”
绝代天骄和御宇对视一眼,一边惊叹阿姐的武力值很久以前就这么惊人了,一边不厚道的笑如此乌龙之事。
“当年看他眉目温和,还有些腼腆,便把他认成了冰楼公主。”朝天骄脸上难得闪过一丝羞涩。
如果是一般人,被误认成女孩子,总要恼怒一番。冰王玄冥氏却丝毫不见愠色,此时更是笑意不减。
“此事虽然是误会,但是玄冥氏从不后悔与你相识。”

两人提起年幼往事更是妙语不断,关于灵魂伴侣一说此时便显得无足轻重。

彼时的绝代天骄只觉得正直善良的玄冥氏和阿姐很是般配,两人多年来相互扶持,情投意合都是该然。灵魂伴侣一说却是有些无稽之谈,他努力想在脑海中生成一个能与自己比肩而行的身影,却是一片模糊。如果终其一生只是去寻找一个虚无缥缈的幻影,那么就这么孑然一身又何妨。

【2】
苦境名山大川不计其数,登高俯瞰,一览群山是意琦行最大的爱好。断崖壁上悬挂着飞流直下的瀑布。顺着蜿蜒崎岖的山路而下,是湍急清澈的溪水。

山下是一个小小的集市,充满着烟火气息。意琦行一向不喜欢这喧闹的地方,转身欲走。忽然一个声音叫住了他,“少侠请留步。”
是一位很有些仙风道骨的年轻人,坐在一个卦摊之后,招牌上写着“测算你的灵魂伴侣,祖传秘术,百测百灵。”
“吾观少侠你眉目俊朗,气质出尘,想必世间少有人能相配之。吾能测算你之灵魂伴侣,保证你找到心仪之人。”年轻人看着意琦行,高深莫测的说道。
“不必了。”意琦行神情淡然的拒绝了,转身欲走的时候,年轻人忽然拦在他身前,一反刚才的沉稳变得有些跳脱,“等等啊,这位少侠,不要走,你看你长得这么好看,你的灵魂伴侣肯定也好看,你都不好奇吗……我给你五折优惠啊。”
年轻人无比诚恳的看着他,意琦行不知怎么就答应了,“那就测一卦吧。”
眼见意琦行答应了,年轻人回到卦摊前坐好,将测算工具一一排开,神情严肃认真又自信满满。
然而一刻钟过去了,年轻人的表情由自信变得疑惑,进而开始焦虑,最后额头已经开始冒冷汗了。
他,算不出来。
如果是从未显现印记之人,他该一眼便能看出。眼前这位英俊的剑客,明明是有印记之人,他却无论如何都算不出他的灵魂伴侣。完了,完了,他家祖传的金字招牌如今竟然要砸在自己手里了么,年轻人有些后悔的想着,再听到旁边围观的群众已经开始低声讨论,指指点点了,心里更是不安。忽然决定,无论如何不能在众人面前承认自己算不出来。年轻人内心无比羞愧,心想着:少侠,就坑你这一次,你人看起来如此正直,希望打我的时候下手轻些。祖父,父亲对不起,孩儿就坑这一次……
意琦行看着年轻人纠结的表情,忽然就心生不忍,他从刚才就想说,拒绝测算,并非是自己高傲矜持,仅仅因为,他那灵魂伴侣实在太缥缈了。自从阿姐知道了他有灵魂伴侣的印记,翻遍了整个战云界,也没能帮他找出来。况且他一外族之人可能不适用苦境的测算之法。
然而还未等他开口解释,对面的年轻人仿佛已经有了决断,只见他一咬牙,眼一闭,伸手指了一个方向。
“你的灵魂伴侣在那个方向便能寻到。”
纵使是意琦行一向定力极强,此时内心也不淡定了:兄台,你这眼睛一闭,随便一指,也太……任性了。
围观的人中,有人顺着他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发出了阵阵惊叹之声。
意琦行也转身看了过去。从那边的桥上走来两人。一个容颜秀丽的女子,绰约多姿,身边跟着位白衣公子。三千雪发,风度翩翩,俊秀儒雅。分明面貌温润如玉,然而一双紫眸,分外灵动,带着几分笑看今朝的恣意张狂。
意琦行带着不可名状的心情,看进了那双眼中。苦境果然是钟灵毓秀,人杰地灵之地,连偶遇的路人都如此清新脱俗。
回头看了看还在纠结的年轻人,叹了口气,将钱袋放在他面前,只轻轻说道:“多谢。”
年轻人依旧很沮丧,谢什么,谢我坑了你么。
意琦行又回头看了一眼那边的两人,不知女子说了什么,那白衣人忽然看向他,然后浅浅的笑了,笑得意味深长。


绮罗生十六岁生日过去许久,也不曾显示过灵魂伴侣的印记,从此便放弃去想这件事,一切不过顺其自然。自从得知此事,月寒霜便经常邀请绮罗生参加各种聚会,会上不乏才子佳人。总会有人,不在乎是否找得到灵魂伴侣,愿与之共度一生。
绮罗生总是笑谈中保持着距离,温柔中透着淡漠。还不曾有一个人走进心里。
“绮罗生,你到底想找一个什么样的人呢?”月寒霜不放弃的继续问道。
绮罗生折扇轻敲掌心,沉思中,抬眼看见迎面一群人中,一人静立。分明是于喧嚣闹市中,却硬是生出了几分岱宗岳峙之孤傲气势。
“大概是,身如青松伫立,挺拔清峻,气质超然,眉目间欺霜胜雪,更有一双苍蓝的眼眸,令人望之如坠深海。”绮罗生分明回答的如此认真。
月寒霜在脑海中钩织了一副画面,最后不得不委婉的提醒他,“姑娘家长成这样,怕是不好看啊。”

【3】
绮罗生拜别好友后,那剑者已经不见了。他一笑了之,有缘自会再见。
回到家中时,门上插着一封信件。
「凋亡禁绝已经启动,今晚一叙。」
绮罗生多年前与人约战,却遭遇阴谋算计。身负重伤时,幸得超轶主出手相救。如今,超轶主与暮成雪已退隐,自然不会参与武林事。为报救命之恩,他接受超轶主的请托,要对凋亡禁绝举办的真实目的,进行查探。

与会之人多是有名有姓的门派,绮罗生孤身一人,无门无派,倒是不被重视,省去很多麻烦。他承担着探查真相之责,敛去一身锋芒,如普通世家公子一般。
然而事与愿违,仿佛有一只无形之手在幕后操控,无论是“猎者”还是“猎物”,都不过被幕后之人玩弄于股掌。
绮罗生成为了狩猎者。超轶主得知此事,也倍感诧异,只让他静观其变,相信以他的为人,断不会真的为了取得宝藏,伤人性命。更有可能是阻止这场无意义的纷争与屠戮。

每一个被选中的“猎物”,都会得到一个金钥匙,用来开启传说中的无价之宝。他们自然便是狩猎者争夺猎杀的对象。只是,当一场混战开启之时,猎者与猎物之间,也不过一线之隔。

猎者能看到金钥匙散发的光芒,用来追踪猎物。绮罗生追寻着其中一道光芒,向苦境西武林方向走去。



意琦行来苦境已经有段时日了,这一日他正在林间小憩,忽然感受到一分陌生的武者气息,本不欲与陌生人交谈的他运起轻功,想离开树林。本是上乘的轻功,却始终甩不掉身后跟着的尾巴。透过林间细碎的阳光,只见一个人影一闪而过。

意琦行停下脚步,指尖凝剑气,对着林间的一处说道:“出来吧,看到你了。”

一个英俊清秀的少年飘了出来,深蓝色的发丝随意披散在肩头,他身背长戟,步履轻快,显然轻功修为不俗。

少年跟踪的理由无外乎是感受到高手的气息,想要切磋一番。真是个坦诚又直率的少年。 意琦行不知怎么就想到了自家熊孩子一般的小弟,很快收起了剑气。

名叫一留衣的少年,一身粗布长衫,举止都很随性,言谈间偶尔充满着禅意。意琦行听的,难得露出耐心的笑容。

刚入苦境之时,意琦行承一人指点招式,不甚情愿的结了个师徒之情。如今师父一封飞信,要他来这深山密林里寻什么宝藏。其中不仅有武功秘籍,更有这世间难得的珍宝。

意琦行若是这么听话,那就鬼了,然而对方好像早就知道他如此态度,一封信写的是声泪俱下,情真意切。说此事也是他多年好友的嘱托,两人多年未见,不想让好友失望。

意琦行想了一会师父他老人家为老不尊的样子,无奈的一叹气,就当是一次历练了,反正接下来也没什么其余计划。而此时还多了一个朋友,这一路当是不会无聊。

穿过层层树林,便是信中所指示的洞窟。其上石雕印记,也与信中描画的相同。洞门紧闭,除了机关,尚需要钥匙开启。

意琦行沿着四周绕行一圈,只见一棵月桂树的枝头,挂着一枚锦囊, 里面有一闪而过的金光透出,如此荒山野岭,这锦囊显然是有心人挂上去的。

就在意琦行欲摘取锦囊的一刹那,一支羽箭带着雄浑气劲破空而来。

意琦行反应迅敏,身形飘逸,回身一道掌气击出,而箭尖分毫未移,竟是穿过锦囊没入树干之中寸许。箭羽尚在颤动之中,意琦行欲拔箭矢,取下锦囊。

却见一道白色身影凌空而来,快一步拔下羽箭,箭尖堪堪勾着锦囊的一段绳结,摇摇欲坠。

白衣人眼见锦囊到手,刚想松口气,却不想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一个晃神间,锦囊便被一杆长戟勾去了。

一留衣稳坐树上,茂密的枝叶遮挡了他部分身躯,他就那么恣意的用长戟挑着锦囊,看向树下两人。

绮罗生先是抬头看了看树上的人,少年人给了他一个爽朗的笑容,有些挑衅的晃了晃长戟上的锦囊。

“为何无故偷袭于吾,难道你也是为这宝藏而来。”

意琦行如何认不出眼前的白衣人便是早前只有一面之缘的公子,虽说内心确实想过,若是有缘再见,定然要结交一番。然而此刻好像不是感叹缘分真奇妙,然后把酒言欢的好时机。

绮罗生看着眼前之人,依旧心有余悸,本就是萍水相逢,如今却因着种种不能细说的缘由,一时不知从何解释。

他一路寻着金钥匙的光芒而来,却在此时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挺拔出众的身姿令人印象深刻,怎么也不会错认。
而他很明显是要取那金钥匙。
绮罗生内心一凛,顿感不妙。无论如何,不能让无辜之人误入此陷阱。他急化出弓箭,以精妙的箭法将那致命的关键死死的钉在树上。
动作快于内心的想法,后果就是他此刻不得不仔细斟酌着措辞,让对面之人放弃这枚金钥匙。只是此人怎么看,都不像是轻易能被说动之人。

意琦行本来还想等一个解释,毕竟偷袭之事,令人不悦。
然而对面之人毫不掩饰的苦恼神情令意琦行讶异,算了,谁还没点难言之隐呢。意琦行以自己从未有过的宽广胸襟迅速原谅了此事。趁绮罗生还在纠结的时候,他将锦囊取下,递到了绮罗生面前,“这宝藏的线索,你若需要,便拿去。”
绮罗生盯着眼前的锦囊,眼见那一闪而过的光线没入了对面之人的指尖。这代表此人正式加入了这场阴谋的游戏之中,不幸沦为他的“猎物”。
如此心大,当真是让人欲哭无泪,绮罗生默默克制住了想扶额叹息的动作。他思索了片刻,接过锦囊同时握住意琦行的手说道: “刚才是我行事莽撞,让我请你喝酒以示歉意可好。”

“如此甚好。”答话的是一留衣。
至于意琦行,一直盯着两人交握的手发呆,也该回神了。


小狐狸生日快乐!祝大家七夕快乐!
快来和男神告白!😘😘😘

给【九绝】隔云端 这篇文配个图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Д°)╯︵ /(.□ . \)
各种意味不明……

红豆沙宝贝加油!我们会有书哒!😘😘😘
【被自家宝贝萌吐血😂怎么那么小一只】

【苍越孤鸣&俏如来】兔和俏的补糖记录

好久没看金光,中间有些许断层。再补剧都有恍如隔世的感觉了,都是不认识的角色,复杂的剧情。这时候看到兔和俏相关的剧情,真的是格外亲切。一路走来,风云变幻,他们都成长了,心境变得和原来不同了,但是本质依旧是两个心怀天下的善良少年,哦,现在该是青年了。发现俏俏和兔的关系真的是不声不响的,在很多细节之处,变得更紧密了。

那些两人的相视一笑,两人的心照不宣,脱口而出的默契,都是两人一起经历过磨难的印证。直到现在,俏俏会在苍狼心情低落时,不顾伤势的陪着他散心。




此刻的我懵逼如修儒23333



中间出现的一点信任危机,却是最考验感情的时刻。可以看出,苍狼真的是成长了。他能很快对事情做出分析和合理怀疑,却不会草木皆兵的疑神疑鬼进而武断的下结论。他的思维方式早就跟上了智者们,同时兼具着强大的武力值,但这一切都没有使他发飘反而越发沉稳,越来越成为一个合格的王者。他的仁慈从来没有让他变得软弱,仁慈使他变得更加强大。

苍狼在外人面前,对俏俏的回护,俏俏的甘愿受罚,两人都无需心存芥蒂,他们经历过的一切,都让他们俩更能理解对方。




两人成功忽悠恨爷作为战力

“好像也没坏处”

“王上说的是”

你们俩还真是有劲往一处使XD



你们的前路漫漫,愿你们带着匡扶天下的责任,继续前行。愿你们永远这么真诚相待,一如往昔。

而我,大概是满怀期待。

【苍俏】假如俏俏是仿生人【底特律AU】

撸了一串大纲,至今未填,就当存梗

墨家钜子2.0版——俏如来——墨家首席工程师默苍离研制的最新型高智能仿生人,最突出的功能:能快速识别魔世投放的异常仿生人并当场报废它们……
智商满点,但因为是君子动口不动手的默苍离制造的,所以,格斗技能只点了20%。
墨家其他科研人员不满默苍离制造仿生人承接钜子之位,经常搞事情。 俏如来差点被敌对势力当异常仿生人而报废 被苍狼力排众议的救下来而开始觉醒。 前期未觉醒,温和无害,人生理想是九界平衡什么的,可以心无杂念的实行墨家理念。 后期觉醒了,手段脱离程式控制,变得腹黑还皮……帮苍狼调查忘今焉和玄之玄投放的搞事专用仿生人……
苍狼虽然从未把他当机器,但也没有其他的情感,当成是可以倾诉的朋友吧。
反而觉醒后,开始思考自己存在的意义,对待苍狼的态度也不一样了。
以前和苍狼谈心,用各种设计好的程序应对人类的不可预测性,将其行为量化成各种数据进行分析,从而对答。

觉醒后,开始独立思考。当苍狼不开心时,讲一两个冷笑话什么的,尴尬又温馨【X
想给苍狼做桂花米糕,但由于是军事专用型,并没有点家务技能点。并且放弃了自我编程实行这项操作,而是下载了菜谱自己学着做。至少学习技能满点。

苍狼还有待慢慢发觉自己的内心。

文虽然屏蔽了……但是表情包依旧送给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