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椰_吧唧一口小包子

Stucky~冬苏~❤~Love My Bucky~
霹雳:意琦行 绮罗生 赭墨

【苍俏】秘密花园【哨兵向导AU】【下】

没想到在圣诞节这天写完啦,那就祝你圣诞快乐吧!@任温飘渺意绮春秋 
上篇戳这里:http://sherrydxy.lofter.com/post/391cdc_11cf0cad

(10)
诛魔之利对魔军完全克制,这一战可说是大获全胜。只除了,苍狼在硝烟未烬的战场上遍寻不到俏如来的身影。
苍狼躺在禅寺花园的躺椅上,这个位置一向是俏如来的专座,如今他躺在这里,心里却一片恍然。
已经过去十几天了,这期间他听取苗军的伤亡情况,颁布一系列减免赋税法令,下令军民休养生息。他巡视边境,探查遗留下来的魔军的情况。只是他派出去寻找俏如来的人员,依旧没能带给他任何消息。一旦他空闲下来,像现在这样,没有那一曲清脆悦耳的曲调应和着,增强的五感带给他的只有这个世界的嘈杂。
两人的精神链接还相连着,但是他们共享的精神境界却是一片静谧,仿佛俏如来睡的过于沉着,没有给他回应。
小灰从外边踏入园中,它的毛色日渐加深,象征它的感知能力日益增强。只是此时少了在战场上的几分神气活现,有些恹恹的趴在了苍狼身边,将头拱在他肩膀上便不动了。
苍狼抬手顺了顺它光亮柔韧的皮毛,语带安慰的对它说:“你也没有寻到他们么,不要心急,我相信他们还在,在世界的某一处等着我们。”
这话,也是说给他自己听的。
想着想着他便睡着了。他做了一个梦,梦里是那一次与敌军交战过后两人的交谈。
虽然战事无往不利,但是总免不了会受伤。
俏如来专心一念的开剑阵,再分出大部分精力来进行意念传导,苍狼负责全力配合剑阵诛灭魔兵。倏然,他感觉到心中如被掠住一般,回过头便见骇然一幕:一把利剑袭向俏如来,苍狼一掌拍出,偷袭者倒下,利剑偏离与俏如来擦身而过。
从战场下来后,苍狼皱着眉,看着俏如来包扎好的伤口陷入沉思。
俏如来只是倚在他的肩上闭目养神,安宁和谐的气氛另他昏昏欲睡。忽然苍狼握着他的手,带着点郑重其事的味道对他说:“要不然我们结合吧。”
“哈,我们不是早就精神结合了吗,在我第一次觉醒能力之时。”俏如来笑着说道。
“我所说的是,哨兵和向导间传统的结合方式,你……可愿意?”
“咳咳……嗯……”俏如来彻底睡意全无,对于两人精神的契合,每次想到心中满是难以言说的欣喜之情,心也随之安于此,他好像从来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
仲夏夜的风过于温热了,灼的人脸红,使人心绪浮躁,苍狼如是想着,不然他怎么将如此唐突的问题脱口而出。
后来俏如来是如何回应的,他有些记不清了。半梦半醒间,苍狼也只记得一个模模糊糊的吻。

他在小灰示警一般的嗥叫声中转醒,在察觉有人靠近之时警惕起来。
夜幕低垂,坠着点点星子。借着有些黯然的月光,苍狼见到了暌违已久的身影。
小灰走上前,绕着他转了转,却又转身回到了苍狼身前,神情颇为不安的在他身边踱来踱去。
苍狼安抚的拍了拍它的头顶,淡然的看着出现在眼前的人。
白色兜帽下,明明是他熟悉的面容,嘴角勾起一抹再自然不过的浅笑。
“苍狼,抱歉,我回来的晚了。”声音低沉中带着婉转。
气氛诡异的凝结着,沉默静谧的令人不安。
仿佛过了许久,苍狼轻缓一口气,再开口道:“无论你是谁,你都不是他。”
他如此坚定的说服自己,在无可动摇的神情中悄悄掩起一点失落。
对面之人一时语塞,怔忡的立在那里。
“你如何得知?”
“告诉你也无妨,我们两人早已精神结合,只是少有人知晓罢了。”其实苍狼没有说出口的是,他刚刚经历的那一场梦境,若是俏如来知晓了,恐怕不会那么淡然的出现在面前。
“这样啊……”对面之人无奈的笑了,额心的禅印渐渐散出奇异的光芒。
苍狼诧异的看着这一幕,“你这是……”
“散尽刚才的记忆,帮你保守秘密啊,以及自动销毁的程序。若是无法骗过你,我接下来的行动便毫无意义,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苍狼沉默的看着消失在眼前的身影,如点点星光散尽在如墨漆黑的夜里。

(11)
当苍狼终于感受到久违的精神链接波动时,正在大殿上与众臣议政。
多亏了长期的训练与自己天生沉稳的性格,他才没有从王座上跳下来。
也只有他最亲近的王叔才稍稍看出点端倪。千雪眼见着苍狼一直紧皱的眉头慢慢舒展,湛蓝的眼眸中忽然多了一抹神采。
待众人走后,苍狼一路向花园走去,一边静静的听精神世界传来的声音。
俏如来清朗的声音传来,低浅的一声笑,徐徐缓缓的诉说着这段时间的际遇。
最后一战之时,他不慎跌落魔界裂缝,那时魔界已被重新封印。他消耗了大量灵力,精神世界一时无法恢复,只得保持着与苍狼的精神链接不断。魔界与中原尚有一条通道——魍魉栈道。
只听名字,便知是妖魔肆虐之路。
那又如何呢,他终归是要踏入归途,家里还有人在等他。每日听得那温润的声音,眼前便多一点光明。

苍狼走进花园时,眼疾手快的接住了扑过来的白团子。雪白的狐狸皮毛更丰润了,看见苍狼很是热情,软软的窝在他怀里。
只是依旧不见俏如来身影。
“我还有未完成的事,暂时不能脱身,等我好吗,让白团子回来陪着你们。”俏如来以精神链接传达着讯息。
白团子忽然看到远处深灰色的巨狼身影,眼睛一亮,抛下苍狼就跑了。
“好吧,只是,白团子也跟着小灰跑了,我又是孤身一人了啊。”
苍狼看着两只许久不见的灵兽亲昵的靠在一起,无奈的笑着说道。

(12)
千雪依然保持着上山采药的习惯,只是此次一去,竟是多天未回。
俏如来告诉苍狼,自从上次与魔世一战后,中原亦是不断有人失踪。
“嗯,看来又有我们不熟悉的势力出现了。”
“我们去找回王叔和失踪的人,嗯,这次我们两人中若是有人消失不见,有一种方法可以不用再担心找不到彼此......”
哨兵向导的加强结合,能让两人的精神链接更稳定,彼此的羁绊更深。俏如来红着脸,回手把白团子糊到他脸上阻止他再说下去,但是却听到他清晰的回答:“好。”

(13)
白雪皑皑的孤山,隐在云雾飘渺之间。
在这罕有人烟的地方,竞日孤鸣遇见了久违的故人,他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偏偏今日去掉了伪装。
然而千雪看见他却并非掩饰情绪的漠视,而是全然陌生,甚至还带着他与生俱来的幽默活泼。
“这深山之中还能看到人啊,真是新奇了。”千雪放下手中的柴刀,笑着与他打招呼。
“小千雪当真不认得我了,那将我的松鼠还我可好。”
“啥,你说这只啊......”千雪说着从怀里抱出一团圆滚滚的肉球,在他的记忆中虽然不知道这只松鼠是何时出现的,却满心欢喜的养着它,喂它吃各种好吃的,一直抱在怀里,不管何时都舍不得放下。这不,被千雪捧在手心还在嗑着瓜子。
竞日孤鸣接过来,看着手中明显比原来圆了两倍的松鼠,心中隐隐作痛。他训练了许久的松鼠,上山能采药,下河能摸鱼,生活全靠它,如今就只会卖萌了。
千雪见它嗑完瓜子,边聊天边又从口袋里摸出一把葡萄干放到他手中。
竞日孤鸣自从与苍狼传功之后便退隐许久,然而苗疆千雪王爷失踪之事却早已经传开。他独自找寻了许久,如今终于让他找到,想着无论发生何事都要先将人带回苗疆。
竞日孤鸣试图唤回他的记忆,然而与他深谈,才发现他的记忆已经被彻底修改。再看向千雪的眼神是说不出的复杂难解。他一路上都将心思放在千雪身上,回过神时才发现竟然被带到了千雪所谓的【家】中,一个偏僻寂静的村落。正是晌午时分,几户人家升起袅袅炊烟,看似温馨和乐的场景,他依旧感觉到一丝不寻常的气息,眼神锐利的扫向千雪,问出了心中的疑惑,“这究竟是哪里?”
“佛国——地门。”

(14)
苍狼接到了一份密报,其内容包括千雪孤鸣深陷佛国地门,并地门的势力排布以及无我梵音的洗脑能力。
苍狼救王叔心切,给俏如来留下讯息就赶往地门。
当俏如来赶往地门,在外围遇到了苍狼。
苍狼深情款款的看着他,笑容温暖和煦。明明温柔缱绻的模样,偏偏让俏如来没来由的打了个寒噤,如坠冰窟。
试探性的问过苍狼几个问题,倒不觉得露出任何破绽,连精神链接亦未有任何波动。但愈是如此平静的外表,愈是让人不安。似乎是察觉到与俏如来有些距离感,苍狼有意揽过他,像是相识多年的旧友。每一个动作都完美而自然。
他们两人携手走过绿油油的麦田,远处树荫下几人言笑晏晏,待走近了才发现,几人穿着各不相同,有中原人亦有苗疆之人。
苍狼带他到一处石桌前坐下,倒上一杯清茶,清淡的茶香蔓延开来,氤氲的热气遮住俏如来的神情。沉默许久后,苍狼才开口道:“不知刚才的情景你看了可有感触,苗疆与中原不但可以结束多年征战,并且能真正的欢聚一堂。”
“苍狼有何想法呢?”
“俏如来,与我一同加入地门,用大智慧的理念救世。”
空气似乎是一瞬间的凝结,外面的欢声笑语早已经消失,只剩下一片混沌空茫的背景。俏如来捏紧手中的琉璃念珠,心思涌动,却又忽然放松下来,眉目舒展,看向苍狼的眼中已是波澜不惊。
他的语气是从未有过的沉稳,“好一番镜中花、水中月般的和美景象。如此假象,你又想骗得了谁呢——或是,你也想洗去我的记忆,就像对待苍狼那样——大智慧。”


(15)
“地门,大智慧,真是趣味啊。”神蛊温皇嘴上说着有趣,语气却是冰冷。
在无我梵音的钟声敲响的那一刻,神蛊温皇非但没有建立精神屏障阻挡,反而利用自身向导之能,迅速将精神干扰的能力增强,穿透大智慧的意识境界。
他身影迅分,无双剑出鞘,顿时无形剑气化作一只白色孔雀,羽翼丰满,最是洁白无垢之色泽,却光华闪耀,气势恢宏。
另一边,精神体幻化的蓝色孔雀,尾羽展开,顿时蓝雾弥漫,配合着剑气扫向对面,顿时,大智慧所铸幻境坍塌,意识境界的一隅也开始紊乱。
在意识境界中施展哨兵异能,也只有身兼哨兵与向导双重能力的神蛊温皇得以做到。
“慢慢欣赏吧,这极致美丽的一刻。”
(16)
“我以为你会理解,这一颗救世之心也会理解。”苍狼——现在是大智慧,有些遗憾的说道。“加入地门,成为大智慧的军师,以你之能,定能协助地门建立一个和平世界。”
大智慧依然循循善诱着,以一个无争执无欲念,无悲无喜的平衡世间的构想劝导着。
“而你与苍狼,可以依旧和从前一样。”
无我梵音的钟声已经响过三声,俏如来面上不动声色,却是暗暗展开意识搜索,他在寻找苍狼被禁锢的意识。
一直很有耐心的大智慧,忽然神色一凛。
“怎会……”由一百零八位修为甚深的得道高僧的意识建起的精神世界开始不稳,俏如来趁机增强了与苍狼的精神链接。很快,他找到了被禁锢在深处的苍狼。
因为意识被主导,精神体察觉主人异状,不肯听从大智慧指令。无法控制精神体的大智慧干脆将小灰与它的主人一起关了禁闭。如今,小灰委屈的趴在一边,动弹不得。
“这一次,你竟然这么快找到我,果然我们的精神链接加强了。”苍狼的意识体原本看起来有些暗淡,在见到俏如来时,周身泛起点点星辰之光,如跳动的音符,缓缓包围着两人。
从刚才起,俏如来也在思考,失去了原本经历的一切,放弃执着的一切,究竟有什么不同了。再次见到苍狼,他慢慢回想起,那些以为淡忘了的记忆,其实从未消失过。
于山上初次相见时好奇而腼腆的两个少年,在四季往复中共同度过的青葱岁月。生活遭逢骤变的苍狼,经历过背叛,却依旧无选择相信身边的人。那一份信任非是盲目,而是因为一颗柔软的心。所有两人一起经历过的欢离合,所尝的酸甜苦涩,因为不易,方显可贵。任谁,也不舍得忘记。

“大智慧,你错了,而且错的离谱。”
靠剥夺众生记忆,控制他们的意识得来的和平,虚假的不堪一击。所谓的得道高僧,心不染尘埃,身不入红尘,不知贪嗔爱恨,你们悟出了什么,又能渡的了谁呢。

(17)
“苍狼,我一直在想,若是留在地门,你我二人和现在又有什么不同呢。”
“我们是人,人非完美。”
但我只爱这个不完美的你。

(18)
又是一年四月,这一年雨水颇丰,被吹散的桃花瓣,飘散纷飞,染尽了半山红粉。山间禅寺的小小花园,野草郁郁葱葱,尽显生机,它们要见证一场不算盛大的婚礼,一段被念过千百遍的誓约。
小灰挥舞前爪,挥落不断飘在眼前的花瓣,渐渐发现挥之不尽,终于放弃了挣扎。瞥见在树荫下纳凉,梳理着自己皮毛的白团子,慢慢的向它靠近。
“你为什么不过去?”
白团子抬头看了看不远处的两个身影,摇摇头回道:“笑的太傻了,我拒绝靠近。”

——END——

评论(4)

热度(25)

  1. B数都没有哦椰_吧唧一口小包子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欧欧!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