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椰_吧唧一口小包子

Stucky~冬苏~❤~Love My Bucky~
霹雳:意琦行 绮罗生 赭墨

【九绝/绮意】隔云端(3)

前文:http://sherrydxy.lofter.com/post/391cdc_12510a29

过渡章&卡肉中


一场比试,被两人从早饭拖到了午饭。期间天南地北的闲聊,也不觉时间流逝。等酒足饭饱后,绝代天骄一扫早起时的那股慵懒的气息,神采奕奕的看着九千胜道:“这一战,我可不会留情。”
“你还是量力而为吧,腰又不疼了?”得到了对面之人无情的反击。
校场上,朝天骄带着众人等候。
正午阳光毒辣,好在战云界人体质特殊,一人召唤一两朵云彩,把自己头顶的烈日遮挡住,轻松乘凉。
朝天骄身旁是冰王玄冥氏,冰楼之人能御冰雪,却不耐高温天气。
只见他头顶祥云厚厚堆叠,落下好一片阴凉。正是朝天骄专门召集了云朵为他遮挡阳光。
相比起来,另一边的御宇天骄只给自己拉来了一小片云层,看起来有些可怜兮兮的。
九千胜两人来到时,只见四奇观之人不畏酷暑,很是惬意的模样,其中朝天骄和冰王两人偶尔交谈,具是相视一笑。
绝代天骄似乎对此情景见怪不怪,倒是看了一眼愁云惨淡的御宇,面上不动声色,心里鞠一把同情的泪水。
再看身边的人,只见九千胜一脸兴味的盯着这一群人。
“以后你若是觉得天气炎热,我也可以帮你遮阳。”
话一出口,他便转过头去,有点不敢直视身边之人。说出口的语气中习惯性的带着点冷肃的味道,实在是容易让人忽略那潜藏的温柔心意。
“咳,或许下次我们……你可以……”剩下的话语淹没在了两人的耳语中。九千胜以扇半遮两人贴近的动作,只露出笑眯眯的双眼。
绝代天骄屈起手臂轻戳他的腰窝,以示抗议,从头到脖颈红了个通透。
有人惬意,就有人烦躁不安。
站在对面的大祭司,真正意义上的黑着脸,烈日当空,让他心情更是灰暗。
“你二人还比不比了,九千胜你可是代表吾族出战,若是输了,有损吾族颜面。你不思积极应战,竟然还与外族之人交好,将吾族利益置于何地。”
大祭司字字诛心泣血,直欲当场将人定罪了事。
一时满场寂静,气氛凝滞。
方才还烈日炎炎的天空,忽然一个晴空霹雳,在场众人都怔住了。只有朝天骄微微摇了摇头,默默叹气,绝代这是生气了啊。
能不生气么,绝代天骄这么想着,都已经是他的人了,怎么可能让别人如此诋毁。
宽大的袖袍遮掩下,九千胜紧紧拉着他的手,示意他不可妄动干戈。
九千胜默默转身看向大祭司,潋滟的紫眸中没什么特别的情绪。这人一次次将他逼入绝境,他便欲擒故纵,一点点探出他的势力,直到他底牌尽现,穷途末路。只是不想他黔驴技穷之后,连自己女儿也利用,只剩最卑劣的手段了。
一声轻笑,九千胜不慌不忙的摇着折扇,开口道:“既然是关乎两族荣誉的一战,那便无法避免,在这之前我想宣布一件事。”
大家屏息以待,总觉得他要宣布的事情定然不平常。待到听他说出要与战云界联姻,大家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在凤座身上,却被冰王玄冥氏眼风扫过,一个个都立时噤声。而后听说他欲结亲的对象是绝代天骄,一石激起千层浪。除了交头接耳,也没人敢大声说出反对的话来。
九千胜说这话时,就看着绝代天骄,语气轻快,坦然而深情,少了许多海誓山盟,但是没人敢质疑他的决定,和这话的分量。
朝天骄凰刀蝶杀都已经祭出,玄冥氏挽着她的手说道:“还是给孩子们留点面子吧。”
旁边的御宇适时松了一口气,给绝代天骄比了个一切顺利的手势。
只有大祭司脸上表情精彩纷呈。他只当是九千胜终于想到要联合外人对付他,甚至想出如此荒诞的方式。
可对面两人神情并无伪装,况且九千胜如此自负,怕是不屑如此。
他从神祇处求得的毒药,本以为能万无一失,不想亦是一败涂地。神向他保证,此毒入心,无药可解。那么……想到此处,他忽然笑了,笑的森然而阴冷。
“你会后悔的,后悔这个决定。”怨毒的语气,让人心底泛着寒意。
九千胜眼底锋芒尽显,也只是一瞬间又收敛,不去接他的话,只向他宣布,要在祭坛举行祭祀仪式,昭告全族民。
果然,在提到祭坛时,他脸上的神情如裂开一条缝隙的面具,连强撑的淡定都做不到,不过是色厉内荏。
敲山震虎之计已经生效,没有再理会这人。
九千胜拉着绝代天骄向族民走去。本想接着比武,但看自己的族人与四奇观中的人已经开始称兄道弟了,御宇被几个人搭着肩膀挽着手臂,说是要带他去品尝当地特产。朝天骄笑着对他挥挥手,让他不用担心。
终于感受到绝代天骄的沉默,九千胜柔声问道:“怎么了,可是还有什么问题。”
“他最后说的,你会后悔,是什么意思呢?”
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两人便一同沉默。还是九千胜一声叹息,有些无奈道:“从我继任族长以来,他就经常说这句话,每次都是老生常谈,你不用在意他说的。”
“唔,知道了。”绝代天骄嘴上说着知晓,可是神情肃然,一点没有就此罢休的迹象。只想着,若是这次巨魔神事情了解,怎么也要帮他除去这些隐忧。
见他还是默然不语,敛眉深思,几声轻唤,将他思绪拉回。
“你晚饭要不要吃鱼?”
“什……什么?”
“问你晚饭吃鱼吗?”
“好啊……”
“走吧,钓鱼去。”
话题转换的虽然生硬,好在还是有效。总算是,此间唯有爱与美食不可辜负。

外皮酥脆,肉质鲜嫩的烤鱼,配上桃花树下埋藏的陈酿,醇香甘甜,令人不自觉的便多饮上几杯。
绝代天骄只当是清爽解渴的饮料,自斟自酌的饮了一壶。九千胜起先未在意,只见他还要再饮,才出手劝阻道:“这酒后劲足,饮醉了倒是无妨,只是我们一会还有任务。”
绝代天骄听话的放下了酒杯,却在他要收回手时,紧拽着他的衣袖,将人拉进自己眼前,直到呼吸间都是醺然的酒香。
“我们为什么不现在去呢,你不怕他提前跑了。”
“现在夜未深,祭坛的机关未启动,谁去了都是一样找不到正确的位置,等月亮出来了吧。”
绝代天骄还是一板一眼的问道:“一直知道你心思缜密,你还有什么心思是我不知道的,不打算告诉我么?”
九千胜想冷静的思考。
却见碧水青山,都是他往常见惯了的山水,想要忘却凡尘俗事的一点慰藉,此刻却黯然失色。
唯有湛蓝眸光中一抹金色夕阳。
有人将唇贴在他翘起的唇角,那里含着优雅迷人的微笑。
“其他的心思都不重要了,我对你的心思只有一种。”
最后一抹余晖消失,光色氤氲,冷风吹破湖面倒映的残影,相拥的人影渐渐模糊了界限,融为一体。

_TBC_

评论(10)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