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椰_吧唧一口小包子

Stucky~冬苏~❤~Love My Bucky~
霹雳:意琦行 绮罗生 赭墨

【九绝/绮意】隔云端(6)【完结篇】

前文:http://sherrydxy.lofter.com/post/391cdc_12c022a8

这一篇完结了~

是意琦行和绮罗生的故事了~

【6】


清晨迷蒙的江雾渐渐散去。画舫随波逐流了一整夜,又回到了最初的地方。

绝代天骄醒来时,并不意外身边空无一人的景象。锦被盖在他身上,另一边是叠好的衣衫。他摸了摸,是簇新的衣料。他那件不算旧的外袍,沾染了血迹,带着一路尘埃,如今还带了点未消褪的情欲气息。

他的剑还端正的摆在案几上,旁边摆着几件简单的配饰,另有几瓶伤药。
准备这些的人,还细心的贴上了标签。

然而摆在身旁的五弦琴不见了,是关于画舫主人的一切都消失不见。绝代天骄一时有些怔忡无语,微不可察的摇了摇头。若只是为了让他能对离别淡然,顺其自然就好,这样,让他一时更难以释怀。

昨夜,情致缠绵时,九千胜在他耳边悄然絮语的说了许多话。若不是言犹在耳,恐怕他会以为这些时日的相处,不过是镜花水月。

苦境中原地大物博,仙山琼阁不计其数,更是高手倍出的地方。从这一方境界至彼端,都属异域,风土人情更是不同。

“你可愿去中原看看,若是遇上剑术修为可堪匹敌的对手,还可切磋一二。不过我至今,尚未见到剑术修为超过你之人。”

当时九千胜是这样说的,论起武学修为,他毫不吝惜赞美之词。

他却没有说今后自己要去往何方。绝代天骄有默契的没有问出口,其实心中早已明白,与其将漫漫余生用来等一个不知归期的答案,不如放下。

当他踏尽千山万水,修行一生,心境不同以往,无论何种结果,更能泰然处之。

九千胜将一切后果都考虑到了,却是无论如何也没想到眼下这种结果。

他曾寻访至奇花八部,求得兽花老者为其祛除残存体内的奇毒。且不说祛除经脉中的余毒不易,便是用这莳花之术,也是九死一生的方法。

他从心脉受损的剧痛中熬过来,感觉全身骨骼酸痛。十指纤长细软,却十分无力。

他执起铜镜,分明还是那副眉眼,修眉凤目,却多了一分稚气,只有眼神还是透着岁月沉淀的风雅。

这分明还是他,却是他几十年前,弱冠之年,尚未修成功体时的样子。

他试着凝聚气力,却发现丹田一丝真气也无。随着体内余毒的清除,他的功体也悉数散尽。

这是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的。习武之人,失了功体如何踏入江湖。他又如何与另一人刀剑并行,同修百载。

还好,他的刀法已经深入骨髓,以他之天赋,闭关一甲子,便能恢复七成功力。将雪白的刀握在手中,他还不至于迷茫无措。

他不必复制刀神的成就,重新体悟刀的意义,他还能有更新的进境。心中有所决断,他提笔欲修一封书信,也好让人放心。落笔处却一言难尽,两人再见无期,他如今的面目,尚不知对方能接受几分。

绝代天骄踏出画舫,沿着河岸,又是那棵熟悉的桃花树。落英散尽,春风已逝。他忽然想到了什么,快速走到树下,几下将松软的泥土翻开。果然,曾经埋下的酒还在那里。

他知道这酒极易醉人,若是他就醉倒在这里,想来九千胜找到他也容易些。 拍开泥封,灌下一口清冽的陈酿。他却忽然顿住。

此时他细细品来,才发现,酒坛中散发着清新的果香,全无陈酒的醇厚。惊诧过后,更是满口的酸苦滋味。

他再仔细一看,才发现酒封处还有一张字条。

「吾心中有预感,有人会来偷偷饮酒。桃花陈酿一人独饮易醉,换成新酿青梅酒,请君品尝。」

绝代天骄有些愤懑的重新封上酒坛。如今天地浩大,不知君归何处,连醉酒入梦,都成空。

一甲子时间,于常人是半生时光,于苦境先天来说,甚至感受不到时光的痕迹。

岁月沉淀在了绝代天骄的骨子里,依旧高傲冷漠,独留一份侠义之心。在踏遍苦境山水,路遇不平之时,留下惊世剑招。

踏入苦境的那一刻,他便有了新的身份——尘外孤标——意琦行。

绝代剑者的传说不胫而走,但世人也只窥得惊鸿一面,侠影谜踪。

江湖气氛诡谲多变,武林正道们整日里奔波于江湖各大势力。近日里出现一名刀者,却成各大势力间焦点。对于刀者来历,众说纷纭,却也褒贬不一。

有人于迷离江雾中,见刀者斩尽邪魔外道。亦有人,于血煞红月中,见刀者杀尽魑魅魍魉。但无一例外,最后留在他们眼中的只有无尽雪白的刀光。

从梦花境中走出白衣雪发之人,刚与同修们例行议事结束。颀长身影,俊俏眉目,看起来分外年轻。

如今世上已不存刀神之名,奇花八部亦多了一位白衣沽酒——绮罗生。他闭关再出,便重新以刀挑战天下。

又是一年春近,玉阳江畔桃花红如朝霞,绮罗生沿着岸边缓步而行。思及刚才从众人口中听得的关于剑者的消息,心中一时雀跃不已。他心中惬意,年轻的脸庞看起来比这桃花更明艳动人。

在许久之后,骤然听到关于那人的一切。即使是模棱两可的传说,也让心中一时掀起惊涛骇浪。

带着不可言喻的心情,他隐隐期待着重逢,却也忧心忡忡。前尘旧事如云烟,情深缘浅的相遇,思念是会被时间冲淡的。

他走近自己画舫停靠的位置,却见岸边空荡荡的,哪里还有画舫的踪迹。他一时茫然的望向更远的河对岸,更是一眼望不尽边界。

为了防止过路人误闯画舫,他在周围设下结界。而如今能轻易破了结界的人,想来功力不可小觑。这几日,与他下战书的人不少,若是其中之一,免不了一场鏖战。

只是他此刻心中有了念想,有些无心应战。他观望片刻,见江面上不时有渔船归家,决定搭渔家的船,沿着江面慢慢找寻。

他先是遇上一位掌船的老渔人,老人家听得他欲乘船过河,摆了摆手说道:“船上载重已满。”

而后又飘过几家渔船,不是船舱已满,就是直接绕道而行。

渐渐靠近的渔船上是两个姑娘,年龄稍小的那位活波好动,打量了一下眼前一身白衣的俊俏公子,满心欢喜想要请他上船。

她身旁的姑娘却摇了摇头,略带歉意的说道:“我们的船不能渡公子过河,公子不妨再等等,会有船渡你的。”

小姑娘不满的看着姐姐,姐姐只好低声的安慰妹妹。绮罗生为了保持礼貌,略施一礼,远远的走开了。

也因此,他没有听见姐妹两个小声的问答:“刚才有位大侠……”
“帅么?”
“帅,英俊潇洒,身背长剑,踏水而来,给了我银两,买了咱们船上一半的鱼。只有一个条件,不让刚才那个俊俏的公子乘船。”
“有仇啊?”
“差不多吧。”

绮罗生已经沿着河岸走出好远,眼看着就要放弃找到自己的画舫。打算去武林高手聚集之处,打听一下剑者的消息。

金色霞光浸染着粼粼江水,渔家女的歌声悠扬动听。

回忆中有过多少这样的情景,金乌西坠时,并肩归家。身边的人却在回首的一刻,渐渐模糊了身影。那是在时间流动的时候,刻意淡化了思念。

正在他独自怅然时,忽然心生警觉。江面青烟袅袅,一艘画舫缥缈而来带着他熟悉的结界。

船头伫立的剑者纹丝不动,他嘴角微抿着熟悉的弧度,英挺冷峻的面容带着不易察觉的紧张。

绮罗生欲抽刀的手顿住,化作手中折扇,遮了半边面容,只露出一双狭长灵动的紫眸觑着对面的剑者。

“这……看起来是我的画舫。”
“既然知道,还不上船么。”
“岂敢,你看你,满脸都写着两个字。”
“什么?”
“记仇……不就是把你的酒换了。”
“哼,知道就好。”
绮罗生轻笑一声,身形轻跃而登上画舫。
两人相对而坐,静静的凝视眼前之人。

意琦行眉目的轮廓更加深刻,如一把宝剑,风霜砥砺后更加锋利。可是双眸澄澈依旧,一如初见,不见一丝犹疑。

绮罗生那些忧虑瞬间消失殆尽,原来时间不会消磨思念。岁月留待品味的,一如青梅陈酿,曾经的酸甜苦涩,终究变成一缕回味绵长。

一江烟水照晴岚,两岸人家接画檐。精巧的画舫再次消失于江面,唯留琴瑟古韵流转,经久不息。


后记:果味酸汤鱼和青梅酒

在这只属于两人的方寸之地,花谢花开,一草一木皆如从前,仿佛从未有人离去。

此刻满树桃花开得艳丽可爱,应得那句:人面桃花相映红。

“不得不说,还好你没有把这么多鱼放在我的画舫上。” 绮罗生指着桃树下摆满的鱼篓有些无奈的说道。

意琦行剑眉微挑,不为他话中嗔怨所动,却已经是眼带笑意。臂弯中的拂尘轻扫,化出石桌石凳。

石桌中间架着小火炉,搁置在上面的瓷制砂锅内,汤汁沸腾,香气四溢。新鲜的鱼肉被切的薄厚均匀,玲珑剔透,可见下刀之人刀功了得。将鲜鱼投入酸辣鲜香的浓汤中,铺上红艳艳的野番茄和脆生生的青梅,文火慢炖,只等鱼肉浸透清新的果香。

酒壶中如今盛满的,是清冽甘甜的青梅酒。那一年的酸涩滋味并非只有意琦行一人品尝,绮罗生将酒埋下前,早就体验过。

如今甜酒入吼,同甘共苦,只待携手入江湖。

_END_

这根本是一个假的后记,只是小小满足一下想写美食番的心。_(:з」∠)_
现在这个才是真后记。
以前都是写1W字左右的短篇故事,几天就能完结。第一次,完结一篇故事线相对完整的文,虽然,花的时间有点长。【我的错!太懒了~】
能坚持将故事写完整,还是因为有一直坚持看下去的小伙伴。你们的点赞评论,都是我更新的动力,实在是太感谢你们了。
无论戏里戏外,脑补过很多剑宿和狐狸重逢的场景,我所希望的,还是相视一笑,一如初见。
希望这个结局你们也能喜欢。

评论(17)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