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椰_吧唧一口小包子

Stucky~冬苏~❤~Love My Bucky~
霹雳:意琦行 绮罗生 赭墨

【苍俏】秘密花园【哨兵向导AU】

送给王兄 @任温飘渺意绮春秋 的生贺文,生日快乐呀~送人生贺还要TBC,我的手速没救了,以及,内有小彩蛋,不知道你能不能看出来23333

【苍俏】秘密花园

(一)

       人间四月,禅寺周围开满桃花。身着白色僧衣的小少年推开禅寺大门,缤纷的花瓣立时拂了满身。他将身后的兜帽罩在头上,带着满身花香向山后走去。

        禅寺位于中原和苗疆之间,过了这座山便是苗疆的地界了。近几十年,中原和苗疆关系不再紧张。一路上偶有异域风情打扮的苗疆之人上山,或赏景,或是去禅寺上香。

       小少年走到位于山腰处的一座凉亭,找个位置坐下来,从怀里摸出一本书认真看着。眼看快到正午,他收拾好书本准备回寺里。刚起身,却被不知从哪里蹿出的白毛毛动物扑倒。小少年回过神来,才看清眼前是一匹身形高大的白狼。毛色光洁,毫无杂质。灰色的眼睛幽幽的盯着他,却并不伤人。

       这山中并无大型的兽类,那么就该是某个哨兵或向导的精神体了,少年这么想着,忽然发现白狼的身后还跟着一人。

       是个与他年纪相仿的男孩子,白皙瘦削的脸颊,深紫色的头发编成发辫垂在胸前。小少年看着他明显的苗疆装扮,给了他一个和善的笑容。只是,他这么年少,不可能有一只体型成熟的精神体。

(二)

      苍越孤鸣随着父王和王叔狩猎而来,第一次来到苗疆的边界,走的有些远了。因此当他发现这只白狼时,以为是山中野兽,只是山中野兽不可能有如此灵性。白狼围着他转了转,回身向山上跑去。他一路跟在白狼身后,直到看到眼前一身白衫的小少年。

       小少年知晓他从苗疆来,对他格外友好。他自小在这山中禅寺修行,法号千舍利,因长得俊俏无比,倒是多了个俏如来的称号。索性就是个称号,小少年便渐渐习惯了这个名字。

    “你可以叫我苍狼,我的亲人都这样叫我。”不知为何,苍越孤鸣隐去了苗疆王子的名号,只想与这让人一见便心生欢喜的小少年更亲近些。

       白狼性情孤傲,但是却并没有攻击性,被两个孩子摸了头,顺了毛,舒服的咕噜一声,神情却是颇为不屑。

       与此同时,距里禅寺不远的哨兵向导灵力控制塔内,梁皇无忌和灵尊颇有些头疼的看着眼前的人。曾经叱咤风云的中原第一狂人黑白郎君,此时一脸无辜的对他俩人说:“你们为什么要为难我一个软弱的读书人。”

       南宫恨作为中原最强大的哨兵之一,却没有任何一个向导能控制其精神力量。因此,他的能力日益增强,却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直到今日,那只象征他的精神体的黑色蛟龙一分为二,,一半灵体飞出不知所踪。精神体的分裂直接影响了他现在的人格也一分为二,任谁也无法将眼前这个有些怯懦的年轻人与黑白郎君联系起来。

       正当他们一筹莫展的时候,俏如来和苍越孤鸣带着白狼来到了塔内。梁皇无忌认出了白狼正是属于南宫恨的另一半精神体。

       俏如来深知梁皇无忌是精神体控制的专家,因此才将白狼送到塔内,不想却是帮了他大忙。

   “中原第一狂人,在苗疆亦是闻名,不过他的精神体不是一只黑龙吗?怎么变成了白狼。”而且性格还这么傲娇。苍狼问出心中疑惑,但是最后这句却是坚决不能问出口的。

      俏如来歪着头想了想,用自己的智慧解释了什么是精分,而苍狼带着十二分的理解力明白了他的表述。能看到普通人无法看到的精神体,便预示着即将觉醒的哨兵或向导能力。而两个孩子对自己将要拥有的能力都有所期待,包括对自己精神体的好奇。

(三)

       自此,苍狼经常上禅寺找俏如来,两人一起度过了漫长的夏季。直到一天,苍狼带来了他觉醒了哨兵能力后分化出的精神体。

       那是一只浅灰色小狼崽,皮毛又细又绒。俏如来用手蹭着它毛绒绒的头顶,听着它发出有些细小的咕噜声。

     俏如来纯然喜悦的神情中还带着一点歆羡,开心的对他说:“它真的很可爱,恭喜你啦。”被夸奖的人有些害羞的低下了头,情绪感染了精神体。只是某只骄傲的小狼崽竟然不喜欢别人夸它可爱,只见它嗷呜一口咬上了俏如来的指尖,也只不过是两个小巧的尖牙抵在了手指上,连个红印也没留下。

      苍狼赶忙上前拯救他的手指,顺便瞪着自己的精神体。小狼崽伸出肉乎乎的前爪想让他抱抱,被他这么一瞪,立时委屈的趴下了。

    “你这只狼,它好凶啊。”俏如来看着还有些不好意思的苍狼,笑的更开心了。

 

(四)

       等到秋天来临的时候,俏如来的能力亦开始觉醒。

       他成为了世间罕有的向导。更因为他自小便心性平静纯善,兼之修行佛法, 使得他的精神引导之能更强于普通的向导。当他能力觉醒的那一刻,他仿佛在一阵喧闹的嘈杂声中,清晰的听到一个声音。如山泉温柔而平缓的流淌。

      他想,他知道这是属于谁的精神世界。而他用自己的感知能力,回应着这一曲调,远在苗疆的苍狼,因这新奇而朦胧的感触而心跳加速。这一曲,更加清脆悦耳了。

   “怎么不见你的精神体?”苍狼再次见到俏如来的时候问道。

     却见俏如来领口处有什么东西动了一下,先是一条雪白而蓬松的尾巴,与他的衣衫融为一体,难以察觉。而后,一颗小脑袋探了出来。

    一只通体雪白的狐狸团子,眼睛是琥珀一般的金色。狐狸团子从俏如来身上跳到苍狼的脚边,绕着他转了一圈,跳到他的身上,用尾巴将自己团成一团,而后眯着眼睛窝在了他的怀里。

       不知什么时候,灰色的小狼崽出现在了他肩膀的另一端,试探性的伸出爪子扒拉着白色的一团。小狐狸也不恼,只是目光灼灼的盯着它,而后趁它不备,伸出舌头轻舔它的鼻尖。明显受到了刺激的小灰,震惊中差点翻下去,只得悻悻的收回了爪子。

(五)

       入秋后,苍狼要去上学了,与众多普通学子一起念书。

两个结下深厚情谊的少年依依不舍,待到月末放假之时,相约在禅寺见面。

       禅寺的后花园并没有精心打理过,野草蔓蔓,鲜花盛开,是最自然的景象。从前两人经常相约于此。

       只是此刻许久不见的苍狼却有些心不在焉。

       月末的中苗联考,苍狼考了第五名,中原的领袖史艳文之子史精忠考了第一。父亲经常拿他与之比较,让他倍感压力。

    “大家都说他是天才,大概我永远无法超越他,是我天资愚钝了。”苍狼有些泄气的说道。

   “我看未必然,据说他体育成绩永远只是及格,这就远远比不上你。我记得你箭术精湛,更是精通诸般武学。这是你的天分,是常人所不能及的,你需要做的只是超越昨天的自己,无需与他人比较。”

    “你真的觉得我能有所突破吗?”

    “这是自然,下次再来你将作业带上,有不明白的问题我们一起解决。”

       收到了来自俏如来的安慰,苍狼的不开心来的快去的也快。他发现,只要有俏如来在身边,他的内心永远平和宁静,从来没有其他哨兵出现的能力失控状态。

       然而在俏如来心里,苍狼天生便是如此温柔而坚强。

       又一个月的中苗联考,苍越孤鸣这一次与史精忠同学并列第一名,远远超过上次的成绩。只是这一次,他依旧排在史精忠后面。

       因为史精忠同学把附加题也做了。

       对此,史精忠同学表示:为了表示对对手的尊重,坚决不能放水。

   

        转眼又是一年毕业季,觉醒了哨兵和向导能力的学生要去塔内进修,开始真正意义上的能力训练。在中苗联合举办的毕业晚会上,苍越孤鸣和史精忠两位同学正式见面了。

        两人一起为同学们致辞,一起举杯,还像模像样的轻轻碰杯,全程一板一眼。直到再无旁人的时候,两人终于忍不住笑的前仰后合。苍狼认真的看着俏如来,原来,眼前的这个人,比他想像的更好。

       他的眼中蕴含着俏如来看不懂的神情,但是湛蓝色的眼眸闪着宝石般的光泽,他很喜欢。

(六)

      在塔内的训练很是枯燥,内容繁冗而沉重。好在两人都是耐力极好的,而且,只要是放假时间,两人便会相聚。

       就算是分开训练的日子里,两人也能通过哨兵和向导之间的感应而联系。那是无需言语的只属于两个人的秘密。他们从未告诉身边的导师,自然也就不知道,这是极少数哨兵向导才会有的精神结合。

      精神结合一直带着一种神秘的色彩,大部分的研究者认为这种结合异常脆弱。只因为,那并非是对的人。

      眼看日子就要这样平静无波的过下去。

      但是苗疆的局势却忽然有了微妙的变化,直到突如其来的变局让现任苗王措手不及。

     苗疆易主。

     苍越孤鸣看着王位上的祖王叔,分明还是那精致而苍白的面孔,眉眼间却忽然变得凌厉,眼神中是摄人心魄的冷漠和残酷。

      父王死在他的怀里,而他的王叔,不知所踪,想来也是凶多吉少。对于祖王叔的赶尽杀绝,苍狼已经不知作何感想,唯剩满心荒凉。

       他在誓死效忠的王族亲卫护送下逃出苗疆,却不知还有谁可以信任,自己忽然间便失了所有依靠和方向。

       那一天,俏如来忽然感到一阵莫名的悲伤袭来,他慢慢抚上心口,试图缓和自己的心悸,却是徒劳,那是来自灵魂彼端的精神共鸣。他在心里默念一个名字,然后用自己的向导能力,想将他从那个名为悲伤的漩涡中拉出。然而苍狼只给了他一个简短的回应,示意他自己尚且安好。随后,他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感受不到任何精神上的链接,苍狼单方面切断了两人的精神结合。

     他从父亲与师尊口中得知苗疆的变故。亲人生离死别,那本来就非常人所能承受,而苍越孤鸣为苗疆王子,却要接连承受失去亲人与背离故土的双重打击。

     俏如来依稀记得,经过塔内的严格培训,苍狼的哨兵能力趋近于完美,但是他的父亲依旧不满,认为他缺少王者所必须的狠厉。但他相信苍狼会成为一个真正的王者,仁慈,温和,但是却坚韧无比。

     因为他一个温柔而坚定的眼神,选择相信他。

     苗疆的内乱未平,而中原的局势也是暗潮汹涌。俏如来选择挑起父亲曾经的重担。他为自己选择了最艰难的一关,成为默苍离的学生。

     当两个人的精神链接重新建立起来的时候,他们都有些如释负重的感觉。

       禅寺的后花园中,两人紧紧的靠在一起,苍狼抬手抚摸俏如来的脸颊,白皙的脸孔使得他的黑眼圈异常明显。想来,他这段日子过得也不好吧。

      俏如来将他还在脸上乱摸的手抓紧,搂在怀里,然后又不动了。苍狼的肩上还有伤,刚才为他上药时候,伤口依旧有些触目惊心。

      因为重新建立起的精神链接,无论是心里的层层压力,还是肉体的伤痛,两 个人都能互相感知,这让两个人的心情都有些窒涩晦暗。

     原来,这便是他切断链接的原因么。

     只是当他们两人都磨炼的可以独当一面时,从此无论凄风苦雨,亦或天晴雨霁都能共同担下。

   (七)

     直到一切尘埃落定,那一天是苍越孤鸣的继位大典。

     俏如来在一众使者的最后面观礼。从什么时候起,与自己亲密无间的这人,早就换了模样。依旧俊美的脸庞愈发英气,衣饰变得庄重,更添王者的雍容气度。只有那眼中的神情,温暖而和煦,竟是从未改变。

    直到最后几名臣子离开大殿,苍狼放松身体,斜依在王座上,幻化出的精神体立在宽阔的扶手上,居高临下的审视着大殿的一处。

    苍狼看着从阴影处走出的俏如来,无声的笑了。

    “俏如来参见苗王,恭喜王上顺利继位。”

    “既然是祝贺,可有贺礼?”

    俏如来愣了一下,而后笑着说道:“俏如来带着一片赤诚之心而来。”

    “端看你如何表现诚意了。”苍狼握紧他的手,将他带向王座。

      俏如来起先有一瞬间的犹豫,但是看到他一脸坦然的神情,便放下最后一点迟疑。白皙修长的指尖缠上他深紫的发丝,与对面之人靠得更近。苍狼的五感日渐增强,此刻连清浅的呼吸声都清晰传入耳中,因一点点羞赧之意而使心跳动的更加急促。

       眼看着贴近的唇,却堪堪擦过耳际,俏如来将额头抵上他的眉心一点,一股如春风化雨般柔和的力量清晰的传入他的四肢百骸,让他急躁的情绪渐渐缓和下来。

       因这旖旎的气氛,一点红晕爬上俏如来的耳尖,显得俏皮而绮丽。苍狼看在眼里,缓和下去的情绪又开始起伏,两人的一感一触都清晰传给对方。俏如来无奈的笑了笑,开启了精神屏障,放任两人沉浸在暧昧而青涩的一吻。

     一直趴在横梁上的白团子狐狸,看着眼前的情景,优雅的翻了个白眼,实在是没眼看了。抖了抖雪白蓬松的尾巴,稳稳的跳了下去。而从刚才就在王座边缘的小灰直接震惊的脚下一歪,跌下去时,砸在了路过的白团子身上。两只骄傲而凶猛的灵兽,免不了又是一阵厮杀。

     王座上的两人心中默默叹息,这两只,真的是太闹腾了,说好的矜持和优雅呢。

(八)

       梁皇无忌很久之前便感受到了魔世封印的不稳,他与众人拟定了多项应对魔世入侵的计划,并且加强了对塔内哨兵向导的集训。

       然而魔世仿佛对中原与苗疆的战力了若指掌。

       魔军的攻势异常猛烈,中苗联军的战力折损严重。俏如来在师尊的指示下,加紧修炼诛魔剑阵。他在开阵的同时,增强与哨兵之间的精神共鸣。苍狼亦亲身上阵对战魔军主帅,与俏如来配合默契,使得诛魔之力发挥到最强。这一招很快奏效,魔军的攻势减缓,但是俏如来的体力却耗损过剧。

       向导没有哨兵那般过人的身体素质,而且精神力量的过度消耗,使得体力恢复的更慢。   

       苍狼为此一筹莫展。

       千雪孤鸣刚刚救治完一批伤员,来到大殿就看到皱着眉沉思的苍狼。知道苍狼因何事而忧心后,千雪拍着胸脯说道:“放心,这事包在我身上,保证药到病除。苗疆特产嘛,还是有很多灵芝仙草的。”

     千雪专门修习过很长一段时间的药理,现在他窝在自己专属的药房里配着药材,神情严肃认真。

      只见他忽然面色松动,听着远处一阵响亮的鸣叫声。而后一只体型庞大,色泽鲜艳的蓝孔雀停在了他的窗前。

      蓝孔雀见吸引了他的目光,以优雅的姿态弯下脖颈,放下了衔在口中的药草,然后刷的一下展开了自己的尾羽。

       其光彩夺目,霎时映照着整个室内亮如白昼。

      千雪以手扶额,欲言又止的看着它,眼见蓝孔雀抖着尾羽,翩翩姿态如舞,赶忙说道:“好了,好了,知道全世界你最美,快将尾羽收起来,不要碰倒了我的药剂。”

       就在蓝孔雀将尾羽收起,从窗口飞进一只轻灵盈巧的凤尾蝶,翩然的落在千雪伸出的手指上。千雪亲昵的看着眼前的蝴蝶,笑着说道:“辛苦你们了,也只有你家主人才会将精神体当快递员。”

      千雪将眼前的药草清点一番,发现还少一味,不知怎么陷入了深思。当日,明知那药长在人迹罕至的雪山之中,却还是不顾劝阻,走了几天几夜将药采回来,只是这药到底有没有用到却再也无法知晓了。

     千雪有些意味深长的叹了口气,回过神时,发现桌上赫然摆着药材。桌边一个小小的身影快速闪过,但是再快也没能逃过千雪的掌心。

     只见千雪掌心托着一只尾巴硕大蓬松的松鼠,被人摁在掌心还不忘啃着松果。千雪一把抢过松果,只见松鼠眨巴着黑黝黝的眼睛无辜的看着他。

  “还真的就是松鼠啊......”感受不到松鼠身上有任何灵气,千雪说不上是无奈还是失望,只是把松鼠往怀里一揣,说道:“你就留下来吧。”

     晚上苍狼来见千雪,便看见他身边跟着一只上蹿下跳的松鼠。

  “这是制好的丹药,苍狼啊,你也可以吃,有助功体。”苍狼见满满一瓶药,也不推拒,拿了一颗放进嘴里。

   “......”

   “怎样了,有什么问题吗?”千雪见苍狼半天没反应,正欲探他脉息,却见苍狼面色苍白的看着他,是错觉吗,为什么他觉得苍狼的眼里隐隐有泪光。

   “王叔,这药真的很难吃。”

   “咳咳,这嘛,苗疆特产,萃取的都是药品的精华,苦一点正常哈。”

    这么苦,是会苦死人的。

     一想到要给俏如来吃这么难吃的药,苍狼更想用一套轮回劫将魔军送回老家。

      药再苦也是要吃的,更何况是千雪王叔的一片心意。

     俏如来接到苍狼的邀约,两人在禅寺的后花园一叙。等苍狼赶到时,俏如来正卧在躺椅上浅眠,面色依旧是血气不足的表现。

     感受到熟悉的气息靠近,俏如来还未睁眼,便已经不自主的扬起了嘴角。

     苍狼将一整瓶药交给他,却见俏如来并未伸手接过,双唇微张,金色琉璃般清透的双眸带着一点狡黠的神情看着他。

     苍狼心领神会,捏了一颗药丸喂到他嘴里,偏过头,不忍心看他接下来的表情。

      俏如来只是愣了一下,然后细细品味个中滋味。苍狼看着他云淡风轻的表情,连眉头都不曾皱一下,暗暗称奇。

    “不觉得药很苦吗?”苍狼怀疑的问道。

    “很苦,却甘之如饴,因为是你亲手喂给我的。”俏如来这一句说得万般诚恳,而年轻英俊的王者却因这一句而红了脸。

(九)

       与魔世的终战即将到来。这段时间两人配合默契,四目相对间,眼中均是掩饰不住的自信与神采,这次他们选择为守护家园而战。

 

-TBC-


评论(9)

热度(30)

  1. B数都没有哦椰_吧唧一口小包子 转载了此文字
    温蝶彩蛋啊啊啊啊啊啊啊港真孔雀太搞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给欧欧一百颗红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