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椰_吧唧一口小包子

Stucky~冬苏~❤~Love My Bucky~
霹雳:意琦行 绮罗生 赭墨

【九绝/绮意】隔云端(4)

前篇:http://sherrydxy.lofter.com/post/391cdc_1271db32




【4】

机关开启,偌大祭坛似是凭空出现一般。在月光笼罩下,空旷而幽静。
绝代天骄已经感应到巨魔神的气息。两人向通道尽头走去,更像是进入另一个空间。
大祭司就站在巨魔神跟前,口中低声念诵着咒语。如此庞然巨物,却是十分安静的窝在一边,感受到生人的气息,缓慢的抬起头。
绝代天骄知晓如何驾驭巨魔神,然而当他靠近时,却发现巨魔神身上无形的禁制。
九千胜快刀连斩,大祭司自然不是对手,却虚晃一招,身形化成一簇火焰消失在眼前。他的最后一句咒语,使巨魔神开始失控。
巨魔神乃是关系战云界安危的重要之物,两人本想生擒而不伤害。却不想巨魔神被人下咒,双目赤红如火,只对眼前的九千胜攻击。
绝代天骄暗道一声不好,面上却镇定如水,强行突破无形气罩,身姿缥缈的攀上巨魔神。
九千胜仰望着他攀到高处的身影,对上他的视线,了然的一点头。他不急不躁,刀势凌厉而气力千钧。动作利落的配合着他,封住巨魔神的几处要害。
另一边绝代天骄手中长剑横扫,剑气磅礴。巨魔神本就是生性凶猛而难以掌控,此时被制,不识昔日之主,怒吼一声,挥舞巨型翅膀,带起强大的气劲扫向九千胜。
九千胜运起刀气阻挡,霎时虎口崩裂,鲜血染了半边衣袖。他迅速将刀换向左手,只是身形慢了许多,恐难挡下第二次。
绝代天骄眼见如此,早就没了刚才的淡定,眼神一凛,身影迅速的挡在了九千胜面前,剑尖直指眼前巨魔神。
九千胜对上他凛然的目光,便想起了他那时说过的话,
“若是遇上巨魔神失控,自会极力护你周全。”
那时只觉得这人是孤高之心,极是自负高傲,此时此刻想来,只剩无言的感慨盈满于心。
绝代天骄将雷电之力灌注于剑身,巨魔神被这股力量制住。在他气力几乎倾尽之时,另有两道不同的雷电之力接续,是朝天骄和御宇正好赶到。

朝天骄从容不迫的锁住巨魔神,将其魔力渐渐控制住,绝代天骄顺势收了剑锋,眼光看向身侧之人。
九千胜目光灼灼的看着他,眼中还有尚未褪去的震惊之意。见到他望了过来,瞬间盛满笑意。
绝代天骄却没他那么轻松,执起他受伤的右手。
“皮肉之伤,没有伤及经脉,不碍事的。”九千胜有心宽慰他说道。
绝代天骄却恍若未闻,眼见他掌心狰狞的伤口,眉头紧皱,面色如笼寒霜。顺手从自己的袖摆上撕下一块干净的布条,将他的右手止血包扎起来。
九千胜错身看了一眼凤座,她正低声与御宇交谈。他想抽回手,可却被对面之人紧紧攥着,便把另一只手也塞到对方手里。
“想握你便握个够吧,只是提醒你,你的王姐和族人还在等你呢。”
“当真不让我留下帮你?”
“大祭司野心暴露,在族中已经不成威胁,剩下的琐事我还是能搞定的。倒是你,记得我对你说过的话吗。”
“记得,烟都大宗师,我会与他一谈。”

两人一同走向祭坛外,走过被月光铺洒的一段路,连身影都被无限延长。交握的手,谁也不忍心先放开。

御宇望向还在絮语的两人,拄着下巴思考了一会,对朝天骄道:“姐,我牙疼。”
“忍着吧,我还眼睛疼呢。”朝天骄心情不错,有心调侃了一回自家弟弟。




九千胜将人送走后,仍旧返回祭坛。却见埋伏在四周的敌人竟然已经昏迷在一处。他仔细探寻,竟是都被刀气封住了经脉。
他屏气凝神,细心分辨,而后对躲在暗处的人说道:“出来吧。”
心儿从祭坛后走出,目光凄然的看着他。
“九哥哥,对不起,原谅我可好。”

九千胜倒不会记恨于她,只是立场不同,不知和大祭司决一死战之后,她要如何自处。
心儿求他网开一面,留自己爹亲一命。“我会劝说他卸下职位,与我一同退隐。”
九千胜没有立时答应,只说一同进入祭坛中寻找大祭司的踪影。

祭坛中央那个至高无上的位置,坐着神秘的男人,华贵的衣衫,精致的眉眼,举手投足尽是优雅高贵。
一向自命不凡的大祭司就站在下面,躬着身,神情虔诚而谦卑。

九千胜没有刻意隐藏自己的行踪,长刀早已收起,手中素白的折扇轻轻挥动,一排排烛光闪烁,祭坛中骤然亮如白昼。
隐藏在黑暗中的人无所遁形。

明灭不定的烛光映照着黑罪孔雀无悲无喜的眼神,在虔诚信任着他的人眼中,他或许是悲天悯人的神祗。但在九千胜眼中,他是不同于一般人的冷峻而无情,似乎世间万物于他不过过眼云烟。
大祭司看着欲除之而后快的人出现在面前,虔诚的信仰一瞬间动摇。
“我见过神迹,我知晓神的力量,神答应过我会满足我的一切愿望。难道……难道是我的奉献还不够……我愿献上全族人的性命……”

眼见父亲语无伦次,神情恍惚,每一句话听在耳中都如针刺般让人心惊。心儿不顾一切的冲上前,却在触碰到他的一刹那,看着眼前的人被烈火吞噬,面上无任何痛苦,只余含恨与不甘。
九千胜只来得及拖住她,免得她被烈火灼伤。
在对上黑罪孔雀视线的一瞬间,心下一凛,明明没有任何杀伐之气,却能感受到比以往的对手更为危险的气息。
他不禁握紧手中折扇,被包住的伤口隐隐作痛,却可以让他保持清醒。
黑罪孔雀缓缓踱步到他眼前,看着他如临大敌的模样,轻笑一声道:“神不喜欢贪得无厌的人,他只能以灵魂来偿还。”
“但是你满足了他的愿望,下在我身上的毒无解。”
黑罪孔雀不答,却是拖起九千胜的右手,指尖缓缓凝聚一点光芒,点在他的伤口处,而后将他包扎的布条摘下。
掌心处伤口愈合,甚至未留下伤痕。
“此药确实无解,但是神可以赐予你永生。”
将精致的白釉瓷瓶放进他的手中,耳边的低沉嗓音带着蛊惑人心的力量。
“然后呢……便是万劫不复。”
九千胜抬眼看着眼前之人,浮动的心思渐渐沉淀。
“被控制思想,禁锢灵魂,到最后赔上族人的生命。这个代价我付不起。”
他拒绝的如此干脆,任毒素在经脉中蔓延,渐渐的他会握不住刀,心脉枯竭而死。
从承接刀神之名开始,他便无惧任何挑战,在刀光剑影的快意中,生死更是看淡。
轻轻的松手,任瓷瓶跌落在地,也不管黑罪孔雀面上阴晴不定的神情,他还记得拿回自己包伤口的布条,收入怀中。
“我不管你来自哪里,有何目的,只要我还在,便会一直庇护这里的族民。奉劝你还是离开,等我封闭祭坛,任何人都再难踏足这里。”



朝天骄将巨魔神带回,重新锁在边界。期间听得绝代天骄提起大宗师动向不明,便令御宇与他一起行动。
朝天骄意在试探,轻易不愿打破四奇观的平衡。
可是绝代天骄的态度却异常坚决。

未雨绸缪之内,一缕青烟飘散,杀意四起,几番剑影交错。
御宇在一旁看的心惊胆战,长戟挥出,暂时停止了争端。
大宗师收剑入鞘,又坐回案几前,气定神闲地开口道:“你们现在有所疑虑,吾之解释亦是徒劳。明人不说暗话,吾就用一些信息交换,你看如何?”
“你所说之信息有何价值。”
“哈,那就要看九千胜在你心中有何分量了。”



九千胜从祭坛深处走出,一路上将机关启动,任谁也无法再进入此地。
心儿看着他那么决绝的背影,泪水早就模糊了双眼。
九千胜无奈的安慰道:“心儿别哭,我接下来要说的事很重要。”

“我将族长之位交与你。”

心儿终于不哭了,可是表情更是纠结,一脸的难以置信。转而想到他这交代后事一样的语气,很快又是泫然欲泣的模样。
九千胜难得扶额,不过依然有耐心的继续说道:“你一直都是聪明的姑娘,很多时候甚至比你的父亲更为通透,并且我教你的刀法,你练的很好。”
他顺手点了点远处依旧昏睡不醒毫无知觉的几人。
“我的侍卫长从今以后会听命于你。”
九千胜将印信与刀谱都交与她,族中的大小事务都可以慢慢学习,他还有时间将一切都安排好。

待事情都交代完毕,已是日出时分。九千胜告别族人,转身离去。心儿轻咬着嘴唇,几番犹豫后,还是开口问道:“九哥哥你要去哪里呢?”
“放心,总不会是找个地方静静等死。”
“那……若是有人来找你呢。”
一声轻叹几不可闻,一瞬眉间轻笼惆怅,九千胜回身望向远方。
天边云霞掩映,柔雾轻蔓,是个难得的好天气。
“他会知道到何处找我,他总会回来的。”



九千胜将华丽精致的画舫停靠湖边,饮酒抚琴,着实过了几天清闲日子。
绝代天骄诸事缠身,等找到湖边时,就见他靠着船舷,腿上架着古琴,信手而弹。
整个人沐浴在金色的霞光里,安逸恬静的仿佛入画。
他那颗烦闷不安的心奇异的平静下来,随着耳边的一弦一调,以眼神静静勾勒眼前的身影。


这几日他奔波不断,总算在驭风岛一剑风徽的帮助下找到了黑罪孔雀。
黑罪孔雀用了最曲折的方法,在有心之人的推波助澜下,将几方势力牵扯进来,终是引出了要寻找之人。
一剑风徽有心帮他讨要解药,而后再去处理这一段久远前的纠葛。
绝代天骄实在是无心去听一段冗长的爱恨情仇,拿到解药便想离去。
却听黑罪孔雀又说道:“是他自己放弃了解药,似乎对这世间毫无留恋,那时他可曾有一刻想到你。”
很满意的接受到绝代天骄眼底一丝波动,他继续道:“或许,你可以劝他服下圣水,到那时你们便可得到神的垂青,永生不死。你二人联手,便是这世间少有的默契无双。”

绝代天骄此刻总算明了他的话中之意,也明白了手中的所谓解药是什么。

“那解药呢?”九千胜听他将近日的事情经过一一道来,一手折扇轻摇,一手伸到他面前,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扔了。”
轻吐的两字,道尽了他最无奈的决定。
伸出的手改为搂上他的腰,九千胜顺势靠在他肩上。
脑海中想象了一下绝代天骄将解药扔回去时,黑罪孔雀会有的表情,很不厚道的笑出了声。

绝代天骄也随之轻哼一声,“以后该怎么办呢?”一想到这人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身中毒患而独自承受,声音里犹带着一丝苦涩的味道。而后又有些懊恼的说道:“我作什么要和你一起任性妄为。”
他无比清楚,九千胜会作何种选择,换作是他,亦然。他可以不问缘由的顺势而为,成全他的大义凛然。
然后,陷入矛盾而痛苦的深渊。
从前,心中浮现过的涩意,经不起细细揣摩,却在此时此刻有了清晰的体会。
两人相识数日,从针锋相对到惺惺相惜,从陌路无言到心意相通。然而须臾间便要历尽红尘劫难。


怀里的人听到他的话,指尖捏了捏他气鼓鼓的脸颊,漫不经心的一笑。眸中流光溢彩,眉眼间尽是明媚的春意。
双手在他脸庞与脖颈处流连,万般柔情涌上心头,似一股暖流淌过四肢百骸。
“请你相信我。”
相信我,为了你不会轻易放弃。
山重水复,前路漫漫。离别在即,当与君及时行乐。


_TBC_


车还要慢慢的磨_(:з」∠)_

评论(11)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