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椰_吧唧一口小包子

Stucky~冬苏~❤~Love My Bucky~
霹雳:意琦行 绮罗生 赭墨

【意琦行 绮罗生】关于澡雪

新剧澡雪,小孩子也懂太多~23333可爱~

随意脑补的小段子,看个乐呵吧~

另外把之前写过的一段也凑上~


澡雪聪明可爱,可说的上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
但是意琦行见到化灵的澡雪那一刻,心里是崩溃的。
不过他一向沉稳,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
意琦行一脸和蔼可亲的威胁着自家宝贝,出去了千万不要乱说话。
澡雪表示:我这么乖巧,一定不会乱说的————因为我说的都是大实话啊。

“绮罗生师叔,澡雪好想你啊。”遇到同样花见花开的绮罗生,澡雪觉得分外亲近。完全忍不住一腔热忱之意,将自家爹亲的老底掀的一干二净。

那时,他还是意琦行的佩剑,虽然不如春秋那般古朴磅礴,却轻灵盈巧,亦是难得宝剑。

每日除了陪伴意琦行练剑修行,便是听他三省己身,总结心得体会。
直到有一日,意琦行的独白中,多了点伤春悲秋的味道。
他大概知道是因为剑宿心系一人。
剑宿一如既往的教导七修后辈,言谈间多是犀利之语,惜字如金,不肯多说半句。

那日,听闻最小的师弟,于武道一途有所突破,他一言一语间,不泛溢美之词,连尾音都止不住微微上扬。
可是依旧在同修面前,矜持而慎重的提点道:戒骄戒躁。
渐渐的,岁月变迁,连思念也变了调,澡雪有点听不懂了,不过好在他悟性高。

此时此刻,他趴在绮罗生肩头,嘀嘀咕咕的一番耳语。绮罗生在折扇半遮半掩下,露出谜一样的微笑。
意琦行看得遍体生寒,难得生出了退却之意。
绮罗生那一点玲珑剔透的心思,早就雀跃不已,哪里允许他转身就走。
只见他带着一脸谜般的笑意靠近意琦行道:“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澡雪:我就知道!!!


关于补剧
澡雪天资聪慧,身负灵气,意琦行教他的剑法,形神兼备,学的有模有样。
意琦行看着看着,就忽然想到了同修绮罗生。那份灵动的气质,惊才绝艳的资质很是相像。
在云海仙门时,澡雪被迹君云徽子养的天真活泼,和意琦行长时间相处下来,那份俏皮开朗也感染了意琦行,对他总是另有一种温柔情怀。
澡雪到了绮罗生面前,便更加开朗了。绮罗生温润贴心的性格让他自然亲近。想起绮罗生第一次见到澡雪,看了许久,说他的气息令人熟悉,怀念。
澡雪踮起脚给了他一个抱抱,说想念的人一定还会再见。
澡雪舞剑完毕,蹦哒着跑到意琦行身边,一脸求表扬。绮罗生笑着说道:“剑宿教导有方,再加上澡雪这份天资,勤加修炼,于武道一途大有可为,不如让我传授你刀法可好。”
“好!”澡雪星星眼看着绮罗生。对于突如其来的“抢徒弟”,意琦行轻咳一声,看向绮罗生却满是笑意。
“你之刀道,是凭心意而行,还是让他自己慢慢领悟吧。”
说到两人最近新研的招式,互相交流心得,再顺便互相“吹”一波功力又精进了,不知不觉,两人又陷入了微妙的状态。
澡雪默默回想起上一次看到他俩这种状态,总觉得哪里怪怪。后来太太太太太师伯带他去天宙之间“补剧”,看了一整部「刀剑春秋」。
看到澡雪剑崩断那一刻,他虽然脸色有点苍白,到底还是忍住了没有哭。看到「醉寒江」还会小声的跟着哼哼两句。
天迹在旁边看他唱的走调,没忍住笑。澡雪:“不要笑,我还会唱「奉天逍遥」呢。”打歌这种事情,一回生二回熟,在仙门听多了「奉天逍遥」,看到意琦行和绮罗生「醉寒江」,小澡雪露出了谜之微笑。
等看到绮罗回归,意琦行醉酒不醒,看着慢慢靠近的两人,天迹默默按了快进,咳咳,澡雪还小。其实快进按的很多余,毕竟,后面直接黑屏了。
因此,澡雪左看看右看看,这场景他看着眼熟,自己收了剑,跑回仙门找太太太太太师伯玩去了。
再见面,分明有些激动的两人,连拳头都不禁在身后握紧,偏偏面上云淡风轻,只有神采奕奕的眼眸泄露了一点点情绪。
不然呢,你们俩还没发现澡雪不见了吗?

评论(4)

热度(54)